主办:易胜博备用网省易胜博协会    
注册   |   登录           
人与自然
当前位置:首页 >  人与自然>>逐鹭难 放鞭炮以前管两天现在只管10分钟

逐鹭难 放鞭炮以前管两天现在只管10分钟

作者:易胜博备用网易胜博网 来源:易胜博备用网易胜博网 发布日期:2011/06/28 阅读次数:944  评论0【打印】 【复制信息】
    逐鹭难放鞭炮以前管两天现在只管10分钟 
  编者按   “两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这两句耳熟能详的唐诗所描述的清丽优美的生态环境令人心向往之,由此也可以窥见人与鸟的和谐相处。近年来,随着生态保护的加强,我们的环境越来越美,在城市,在农村,植被多了,鸟类多了,鸟语花香本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然而,环境的变好却也带来一些“次效应”,那就是这种变化给我们的生活、生产也产生了一些小的干扰,甚至造成了经济损失。   今日的两个案例都发生在沱江边的富顺县,同样跟白鹭相关,一个是白鹭叼食鱼苗给渔民带来了损失;一个是虽然白鹭带来了麻烦,但村民希望借此发展旅游,搞活经济,虽然当事的两方都还在为白鹭而“恼”,但是他们已经开始探索,他们目标已经明确,那就是寻求人鹭的和谐相处,互生共存,而这正是“生态”一词真正的含义。   位于沱江沿岸的富顺县东湖镇卷坝村,是西南地区有名的鱼苗之乡。年产鱼苗3.2亿尾的卷坝村,同时也是白鹭盘踞的重要阵地,据卷坝村初步统计显示,从2004年开始,陆续有白鹭迁至卷坝村叼食鱼苗,仅2010年因白鹭叼食的鱼苗经济损失在60万元以上,对此,镇政府和县林业局表示,尚没有损失补偿政策。   白鹭凶猛   一天不管 可叼光一口塘   有着30多年育苗养殖经验的兰顺康,如今每天最主要的工作就是赶白鹭。   “那真是一个讨厌的东西,拿它没办法,只吃活鱼不吃死鱼,而且专叼品种贵的吃。”兰顺康坐在自家鱼塘口,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他介绍说,养了几十年的鱼苗,就这几年白鹭成灾,“一年比一年多,要是一天不管,一口塘上万条育苗一早上就叼光。”兰顺康介绍说,前几天忙着屋门口几口塘换水,没时间照看靠边的鱼塘,“十多万尾鱼苗一天就洗白了,光是种子钱就是2万多!”兰顺康妻子一边抱怨着说,一边朝塘边冲去,“嗦嗦嗦”地驱赶不远处的白鹭群。   27日清晨6点不到,卷坝村就开始热闹起来,随处可以听到“嗦嗦嗦”驱赶白鹭的声音。   “那群背时的家伙,硬是搞得快哟。”渔民戴道富抱怨几声后,叮嘱老伴拿出一串鞭炮在鱼塘边放。“那口塘的水该换了,鱼苗缺氧都往水面上漂,那些白鹭眼睛可清亮,几分钟把塘都围满了,一早上就(把鱼苗)吃光。”戴道富介绍说,自己一周前买回的鲤鱼水花(刚繁殖出来的鱼蛋),眼见着成鱼苗可以卖了,结果被白鹭两早上吃光了,“人一直守在塘边它不敢来,离开几分钟,就一群一群地飞下来了。”渔民小张指着沱江边那排树林说,平时他们就在那树梢上歇着,寻找机会,逮着机会就窜下来了。   对卷坝村渔民而言,闷热的清晨是最恼火的。   “早上鱼苗本来就要起水(浮在水面),天气闷热几乎所有的鱼苗都会起水,这就是白鹭大餐的时候,人再多也顾不过来。”兰顺康介绍说,养了30多年鱼苗,从2004年白鹭才开始增多的,在夏季白鹭最“猖獗”的时候,每天因白鹭叼食的鱼苗损失就是好几万。“品质好的高档鱼苗起水的时候多,吃一条就是1到2块钱,心痛得很。”为了守着鱼苗,卷坝村的渔民每天早上蒙蒙亮就要起床守鱼塘,因为“那正是白鹭吃得最凶的时候”。   渔民尴尬   不敢逮不敢打 损失没补偿   卷坝村村长董长生也是有着20多亩鱼塘的渔民。他能清楚地算出白鹭在卷坝村叼走鱼苗的经济损失。   他介绍称,卷坝村养殖有包括鲢鱼、鲤鱼、草鱼等多种常规鱼苗,也同时养殖有鲑鱼、鳙鱼等名贵鱼苗,鱼苗的价格在0.1元到2元不等。“一般在1寸左右开始销售,小于1寸的鱼苗价格较为便宜,像鲤鱼、草鱼等鱼苗一般在0.1—0.5元/尾,具体价格与大小和品种有关。”渔民兰顺康介绍说,“我们家主要养殖品质好一点的鱼苗,价格一般在1元/尾以上,最贵的在2元/尾以上。”   白鹭的大量叼食,让渔民又气又急,却找不到制止的办法。“这个白鹭是国家保护动物,不敢逮也不敢打,来了只有赶,现在赶都赶不走了,而且越来越多。”渔民张大姐说,以前放鞭炮还管得到两天,现在放了最多管10分钟,“立草人它更不怕了,人时刻在鱼塘边走,它照样要飞下来吃。”张大姐着急地称。   据东湖镇卷坝村村支部书记杨军介绍,卷坝村去年被省农委确定为西南最大的鱼苗村,现有鱼苗养殖面积1200亩,年产鱼苗3.5亿尾,产值3500万元,其培育的草鱼、鲫鱼、鲤鱼、鲢鱼、鳙鱼5个品种被农业部确定为无公害农产品,卷坝村也是国家级鱼苗标准化建设示范村。   “成灾的白鹭每年都会给村里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而且每年在递增,经初步统计显示,仅去年被白鹭叼食的鱼苗的经济损失就达60万元以上。”杨军介绍说,根据村民投入的数量、成活率和最后的销售率能确定被白鹭叼食的数量。   “生态变好本身是好事,而由此带来的经济损失该如何解决,是一件尴尬的事情。”东湖镇副镇长杨太明介绍称,沱江沿线的多个村庄均已出现了白鹭成灾、野兔野鸡糟蹋农作物的情况。按照相关法规,任何人不能捕杀,但由此造成的经济损失,镇政府则没有补偿能力。“我们只能逐级上报,由上级主管部门会商处理。”杨太明介绍说。   对此富顺县林业局林政股负责人张正刚介绍称,目前林业部门还没有接到相关投诉。“因野生动物成灾而造成的经济损失赔偿问题,属于政府补偿行为,目前全省尚没有相关补偿标准。”张正刚介绍说。
分享到:  
发表评论:【登录】 【注册】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