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易胜博备用网省易胜博协会    
注册   |   登录           
探索发现
当前位置:首页 >  探索发现>>神农架神秘动物毛发 非人非马仍需验证

神农架神秘动物毛发 非人非马仍需验证

作者:易胜博备用网易胜博网 来源:华西都市报 发布日期:2014/12/16 阅读次数:863  评论0【打印】 【复制信息】
 神农架“野人”又有新“动静”。22日晚,神农架林区政府新闻办主任罗永斌向记者提供了一组照片,称这是今年7月份神农架自然保护区发现的不明动物毛发的显微照片。   “这是我们首次获得的不明动物毛发的显微照片。”罗永斌告诉记者,“显微镜观察结果显示,不明毛发既不是人发,也不是马尾毛发,具体来自何种生物,还需要进一步研究。”   随后,记者在神农架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官方网站上看到,这条消息被放在了头条的位置,并且用红字做了突出处理。   昨日上午,神农架野人科考项目牵头人王善才表示,公布的图片有一定的科研价值。中科院专家则表示,神农架的鉴定方法不够严谨,需要重新对不明毛发进行研究。   A   照片“说”   排除人发及马毛可能   显微照片来自神农架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科研所的分子实验室,该实验室拥有省内仅有的三部光学电子显微及成像设备之一,常年负责动植物细胞、病原体检测。   实验室的工作人员操作显微镜对不明毛发样本进行观察。样本包括黑色、浅棕及类似半透明的米色毛发,均来自山民拾获毛发的现场。   作为参照,实验人员选取了在南部滑雪场的马尾毛及女性头发进行显微对比观察。   工作人员在设置物镜10倍、20倍及40倍的倍率下,以调焦方式对毛发分别进行了外观及内部显微(半透明),同时通过电子成像获取了照片。   照片显示,不明动物毛发粗细介于马尾毛和人发之间,但马尾毛外表粗糙,有众多外翘鳞片,人发次之,而不明动物毛发显得出人意料的光滑。观察人员用了将近半天时间来对比这三种毛发的表面特征和可以观察到的内部构造,比较一致地认为,未知动物毛发确实无法判断为人发或者马尾毛。   B   实验者   无明确答案“被逼”自行鉴定   今年7月初,神农架松柏地区山民在高山采药时,意外在林间落叶地表拾获一团动物毛发,其中混杂有黑色、浅棕及更浅的米色三种颜色的粗细一致、长度25厘米—50厘米的毛发。   当地政府随后派人前往调查,在现场另寻获散落的毛发数十根。   神农架林区新闻办主任罗永斌告诉记者,在此次显微图片发出前,他们曾把今年7月发现的不明毛发及图片,寄至多所科研大学进行鉴定,但都无功而返,没有一个科研机构给出明确答案。其中,武汉某研究机构的专家还果断地认定,不明毛发为马尾毛。   “捡到不明毛发的地方是高山地带,人   迹罕至,有马匹活动并掉下马尾毛,这一推测或假设极为勉强。”罗永斌表示。   为了证明“马尾毛”的说法是错误的,神农架实验室特意选取了马尾毛和人的毛发作为参照物。   罗永斌同时表示,此次所用的设备都是他们神农架实验室自己配备的,为尼康正置荧光显微镜,属于专业的成像显微设备,可以在电脑上进行很多倍的放大。   “现在所呈现的结果已经很明显地表明,这些绝对不是马尾毛和人发,我们打算将这些不明毛发的显微图片向社会公开,进行征集和鉴定,以破解神农架不明毛发之谜。”罗永斌说。   C   考古专家 图片有一定科研价值   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王善才昨日上午在看到记者传给他的照片后表示,尽管还不能看出这些不明毛发到底为何种动物的,但这些显微图片具有一定的科研价值。   今年10月,媒体报道称,在搁置了30多年之后,中国有关专家正筹划对神农架“野人”进行一次大规模科学考察。王善才就是这个项目的牵头人。   王善才告诉记者,他和神农架林区政府新闻办主任罗永斌有几面之缘,今年7月份发现不明毛发后,罗永斌曾把这些毛发送到了华中师范大学的生物研究机构去做鉴定,但是对方却给出了这些毛发为“马   毛”的鉴定结果。   而罗永斌认为神农架山高林多,以他在那里生活几十年的经验来看,不可能在山里发现马匹,所以才把这些毛发送到神农架自己的实验室做显微图片。   王善才同意罗永斌的看法,他表示:“以我对神农架地区多次科考的经验来看,发现不明毛发的地方多为高山地段,不太可能为马匹所留毛发。所以,现在一切都没有定论。”   同时,王善才表示,虽然有人质疑罗永斌是在炒作神农架野人以发展旅游,但“从我的接触来看,他处事还是比较认真的,为人也没问题,这些图片不太可能造假。”   D   中科院专家   鉴定方法不够科学仍需考证   昨日上午,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研究院专家黄万波看到图片并进行初步研究后对记者表示,神农架林区拿马毛和人体毛发作为参照物,对不明毛发进行显微图片鉴定的做法不够严谨。   “这些显微图片还是没有足够的说服力,是何物种还是需要进一步的考证。”黄万波说。   黄万波表示,如果所谓的“野人”是属于人类的一种“旁支”,在毛发图片上至少应该大同小异,但是神农架实验室所公布   的显微图片却直接表明并非人类毛发,这本身就有点问题。   黄万波同时强调,马是属于奇蹄类的,人属于灵长类的,和猴子比较相近,如果拿这两类动物的毛发作为不明毛发鉴定的参考物,也不够科学。   “现在只能说不明毛发不是马毛,也非人发,但不能说这是介于马和人之间的动物的毛发。”对于是否是新物种的毛发,黄万波认为这还不太好说,至少从他初步的观察,到底是何物种的毛发还不确定。   新闻背景   全球征集:寻找野人   “身高2米以上、全身红棕毛发、直立行走、抓住人会大笑不止……”自上个世纪70年代以来,神农架就一直流传着神秘的“野人”传说,与北美洲的“大脚怪”、中国西藏地区的“雪人”一样,成为世界未解之谜。今年10月,有关神农架野人的新闻又一次成为焦点,“湖北省野人考察研究会”的负责人王善才表示,他们要向社会公开筹集1000万元资金,全球征集人员,一起寻找野人,有80%的把握最终会找到野人。   野人证据:全靠目击   到目前为止,传说中的神农架野人,其实全靠“目击”:   1974年5月,当地人碰到了一个满身白麻色长毛,两脚走路的动物,这家伙伸出两只手走过来要抱他。这被认为是第一次在神农架目击到野人。   1976年5月,神农架5位干部一起目击到了野人,这次趴在他们前面的家伙一身红毛。   2003年,神农架林区宣传部罗永斌声称目击到了野人,后来面对着央视《走近科学》的镜头,把他6月29日那天的目击描述得绘声绘色,“看到一个人形动物,黑发齐肩,全身灰白,双臂弯曲,1.65米左右。”此外,还有人声称收集到了野人的毛发、粪便、脚印。   野人之争:不存在野人   1998年12月14日,中国官方首次正式宣布:神农架没有“野人”。1999年1月12日,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在北京召开了有动物、生态、生命、历史、古生物等学科权威人士参加的研讨会,最后的结论亦见诸报端《专家断言:“神农架不存在‘野人’”》。   1999年,胡鸿兴创建了武汉大学神农架及长江流域生态考察队,从那时开始,他每年都会带20多个不同专业的学生到神农架自然保护区探险。“但是,在十多年的探险过程中,我们探险队从来没有在神农架保护区发现过他们所说的所谓‘野人’的脚印、毛发,更别说是看到过野人踪迹了。”胡鸿兴说。   真实想法:打“旅游牌”   神农架野人科考项目牵头人王善才承认当地政府的确在打“野人”旅游的牌。“还是把‘野人’当成一个永久的谜团吧,这样更能吸引更多的人来神农架旅游。”神农架林区一位工作人员的一席话表达出了他们的真实想法。   河南首次在洞穴遗址发现古人类化石
在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工作中,河南省栾川县文物管理所发现一处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蝙蝠洞。初步考古调查发掘表明,这是河南省境内发现的第一个含古人类化石的洞穴遗址,填补了中原地区未在洞穴中发现古人类的空白。
  河南省文物<
分享到:  
发表评论:【登录】 【注册】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